說再見



由1986年到1991年,現代唱片已物是人非,改名BMG Pacific Ltd.,最初是本地音樂清流,簽的是凡風、Fundamental、齊成,後來變了捧鄭伊健、譚小環,是時候說再見。

劉美君很清楚自己要到哪裡,也知道自己不會心軟留下,《聽我細訴》(1991) 推出時,已肯定是現代告別作,她親筆寫下離辭,依依不捨,邊聽邊看頗動人。


每首歌都附上感言,碟尾一曲《寄語》,丈夫黃泰來 (筆名某人) 操刀的歌詞,和劉美君的附注,都是別離話。

劉美君 - 寄語
作曲 : 徐日勤 作詞 : 某人 編曲 : 徐日勤
試聽



























末了,向現代的合作伙伴臨別贈言,寫給林振強的一段中透露,第4首《多些給我那些》,原名《事前事後之間》, 她寫道 :「好多人想知道,在唱這些情慾歌時,我在想甚麼?有時想著一盤沙律,有時想著一堆唱片,不過,大部份時間都想著林振強和周禮茂......他們一邊寫詞一邊做甚麼?」94年,林振強為林憶蓮也寫了一首情慾快歌《多些那些》,收錄在她告別許願/星工廠/華星/廣東歌樂壇前的大碟《Sandy '94》,兩姊妹一擔擔。

多些給我那些
作曲 : 唐奕聰 作詞 : 林振強 編曲 : 唐奕聰
試聽



























不知有多少人能做到這樣乾脆又重情,要走就走,但又不是不辭而別,無人能怪她,現代總算有為她好好宣傳這張碟,天長地久的關係難維繫,好來好去已是一種福份,她把潘越雲《你會愛我很久嗎》改成《天長地久》,似有弦外之音,註腳謂「我知道身邊有些喜歡我唱歌的人,逐漸在遠離。要走的雖然不能留,但是,我總不能阻止自己去懷念。」

結果,她加盟Sony Music後,《各自各精彩》雖反彈過,但爾後愛她的人愈留愈少,她自己也在94年走了去美國,剩下這堆唱片,和我對那個年頭天長地久的懷念。

劉美君 - 天長地久
作曲 : 陳耀川 作詞 : 周禮茂 編曲 : 唐奕聰
試聽



這個「i still remember」blog有主題嗎?起初的激發點,是為了紀念劉美君加入樂壇20年,暨紀錄陪伴我成長的流行音樂。此碟第10首《新年願望》,似乎唱出了我一些感覺,年復一年,能夠令你愛十年廿載的是什麼?

劉美君 - 新年願望
「有時候很怕,怕歌迷不再愛我,掉下了我。樂壇可能新面孔多了,容易叫人貪新厭舊。或者是我太傻,想得太多。是嗎?」
作曲 : 倫永亮 作詞 : 林振強 編曲 : 倫永亮
試聽




記憶中,曾經這麼處心積慮推出以「告別」為主題的唱片的,有陳慧嫻《永遠是你的朋友》(1989) 和張國榮《Final Encounter》(1989),都是告別樂壇/歌迷。
















和劉美君一樣,告別一手栽培自己長大的唱片公司的,有鄭秀文的《其後》(1995),郭啟華構思,最後一曲就叫做《再見》。

鄭秀文 - 再見
作曲 : Kikuchi Yoshihisa 作詞 : 李敏 編曲 : 江港生、黃志翔
試聽




7 comments:

小奧 said...

are u leaving as well? 我喜歡這個blog,不僅因為豐富的資料,還有你的回憶和懷念。

Terence said...

小奧:
我不是真的要說再見,只是重溫這張唱片後有感而發,很多美好的東西都只可懷念不可重見。

Wordy said...

繼續寫呀,很喜歡你的網誌。

eric said...

Will you create another website for Prudence just as Sandyandme though it would be more difficult to gather her stuffs for she was not as active as Sandy?

Nakaaron said...

雖然Prudence並沒有拿過什麼流行樂壇大獎項,因她只重音樂創作而忽略流行樂壇規則,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是縱多女歌手中我最欣賞的一個。

Terence said...

eric,

應該很難為Prudence造一個像sandyandme的網站,我雖然喜歡她,但很少搜集她的剪報和雜誌資料,而她的唱片版本、畫冊也不像憶蓮那麼豐富,內容比較單調。

Anonymous said...

跟鄭秀文相似的還有黎瑞恩. 她當年跟寶記將近滿約, 最後在接近零宣傳下推出'預先綵排的分手'. Wyman(?)的詞語帶雙關,也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