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憶蓮 - 野花 (1991)

主打歌 : 再生戀、沒有你還是愛你、野花、一輩子心情、薔薇之戀
一次巔峰之作,一張概念大碟,這是林憶蓮的經典,1991年12月最後幾日推出,碟內歌曲以花貫穿,大部份歌詞填得很巧妙,食住個「花」字來填,前輩羅文早在1981年已嘗試過以花作主題的《卉》,這次可說是相隔10年的再探索,從女性角度出發。林憶蓮自比野花,經過風吹雨打,更加燦爛盛放,主打歌是《再生戀》,中樂+Hip Hop+印度鼓+上海越劇+紅樓夢黛玉葬花典故+前世今生穿越古今的愛情故事,相當有野心,得到很多人讚,亦有很多人說太高深,並非大眾口味。另一首主打《沒有你還是愛你》比較貼近群眾,改編外國樂壇才女Beverley Craven的情歌《Promise Me》,深情的鋼琴引子,林憶蓮用出神入化的假音+氣聲演繹,聽到歌迷心都痛埋。另有商台廣播劇《薔薇之戀》的同名主題曲,和《情人的眼淚》一樣是重新翻唱國語舊歌,那時林憶蓮經常穿旗袍、梳復古頭出現,散發舊上海女性的魅力。Dick Lee的投入參與,帶來了很多中樂+新派西方音樂元素的嘗試,是廣東歌當時的新突破,更加令日本人對林憶蓮及亞洲新音樂有興趣,《野花》和內裡的單曲《夜來香》等有在日本發行和打上日本流行榜。1991年12月,電台熱播《再生戀》的同時,也正頻密播放劉美君的《各自各精彩》和黃耀明的《淫紅塵》,稍後還有關淑怡的《梵音》,一時之間,空氣中充滿了中樂西用的創意聲音,大有百花齊放的感覺。《再生戀》MTV看得人目瞪口呆,林憶蓮化大戲妝,又拂水袖又吐血,塔香黑超卜帽二胡紙紮公仔大拼貼,相當詭異,當時她比別人走前幾步,記得《野花》剛推出時,並不是一面倒有讚無彈,唱片屢被評為野心太大,同學更笑她:「喂,憶蓮唱大戲呀?」由這時開始,林憶蓮常被說成曲高和寡,但她藉著《野花》大碟,音樂事業攀上更高藝術層次,經過一段時間消化後,《野花》才被公認為「即使放在International Pop唱片架上也絕不失禮的本地唱片」,又被選為香港樂壇最佳概念大碟之一,99年末,更被有識之士追封為90年代十大唱片,和20世紀20張最有代表性華語專輯。
executive producer: Clarence Hui
producers: Clarence Hui, Sandy Lam (except 12 produced by 楊振龍 (V-Wild Productions))
co-producer: Chiu Tsang Hei
image direction: Stardust Factory
photography: Green Hornet
art direction: Kinson Chan, Clarence Hui
hair design: Kim Robinson (Le Salon Orient)
graphics: John Lee, Unlimited Design
illustration: Kinson Chan
fashion co-ordination: Edith So

以下內容來自sandyandme"許願回憶錄" :
問 : 怎樣構思出野花這個概念?
許願 : 有段古,有三樣東西影響《野花》,第一是葉德嫻小姐的《倦》,在那個年代,前衛的葉德嫻肯用中國味道的小調歌曲,去唱一些很現代的感覺,即是林振強寫的《倦》 (陳永良作曲),我想借鏡,所以《野花》有很多中國古典的感覺。
第二是羅文先生,他有一張大碟叫做《卉》,全張碟講花,裡面有首《桂花》,亦是林振強先生寫詞,他寫桂花好像一位女性,我覺得好正;那是一張很大膽的概念大碟,很犀利,八十年代初做到這樣的事情。
第三個原因是Sandy,她將她當時心裡的感覺告訴我,她說用這個題材想做一張唱片;我聽到她這些想法,聯想到一首英文歌,叫做《Wildflower》(原曲Skylark七十年代作品),就是《野花》最後她唱英文的那首歌,亦是開頭Dick Lee唱「Let her dream, for she's a lady. Let her cry, 'cos she's child.」我覺得歌裡寫的女孩子, a free and gentle flower growing wild,正是當時Sandy想在這張碟裡面表達的內心感覺。
問 : 具體一點說,她想表達的想法是什麼?
許願 : 做完《夢了瘋了倦了》,她有些想法,想再用在下一張大碟。一個無根的女孩子,想去飄、想去飛、想離開,她是拉不低的,只可以一夜纏綿,像《沒有你還是愛你》,愛過後也要飄。其實意思是drifting (飄浮),《夢了》的延續,只不過今次用野花,在音樂上和概念上包裝這個思想,每一首歌聯想一種野花,令整張碟有一個統一的主題。
我用《Wildflower》去貫穿整張碟,音樂方面借鏡羅文以前的《卉》,和葉德嫻的《倦》,當然不是再做一模一樣的,而是update了。有Dick Lee與我們一起,就用中國味道去炮製這朵野花。因為野花是最貼切去表達Sandy這位女性,和這位女孩子內心的思想。
其實主題仍然是感情,但有了這些音樂元素、花的元素,概念強很多。花和女人當然很相關,但這朵花不是溫室中的花,而是風中飛的花,林振強寫的《野花》很貼切,所以做了主題歌曲。
問: 用《再生戀》做主打歌,很有野心,跟《野花》的主題如何配合?
許願 : 《再生戀》是一次融化亞洲音樂的嘗試,有印度鼓、上海戲曲、二胡;歌詞講的是一個夢,Sandy和我都相信有前世今生,這個夢在《再生戀》舞台劇演繹了出來,林振強先生寫得很好,故事講你碰到一個人,好像曾經認識他,但他不可以和你一起,因為他做了和尚,也可以是神父,一個和尚或神父不可以和你一起,無論前世你們有過什麼緣份,那種痛那種矛盾,那種念,是《野花》裡的一個題材。
碟裡有好幾個題材,講讓我飛讓我哭,有《只要我活過哭過》;亦有非常纏綿的《沒有你還是愛你》;亦有飄渺的《沒有發生的愛情》,你望我我望你;亦有濃厚的《再生戀》,我前世識你,為什麼我對你有這種感覺。
這朵野花每次盛開都有不同香氣,很多東西很自然地走在一起,大家很合作,這是林小姐的福氣,因為她是很好的歌手,大家都想成就一件美事。林夕、林振強、周禮茂、潘源良那麼用心去寫歌詞。配合整個概念,所以才有這張大碟。
問 : 《野花》的art direction跟以前幾張碟不同,只有一張相、一幅畫,沒有其他照片,為什麼這樣設計?
許願 : 《都巿觸覺》系列和《夢了瘋了倦了》很強調憶蓮的形象、髮型、服裝、樣貌,《野花》想將attention放回音樂和歌詞上,想告訴別人這是一張概念大碟,所以參考梵高的感覺畫花,Kinson用電腦畫了這樣的一幅畫,然後super-impose Sandy的照片在上面。
樣貌再不是望著camera,好媚、好靚那樣子,而是很含蓄,好像一朵花,剛要盛開的神情,這就夠了,我們想大家聽音樂、看裡面,看看每首歌代表什麼,這次變了不強調形象。
問 : 和之前幾張概念大碟相比,《野花》結構更嚴謹,幾乎每首歌詞都緊扣「野花」兩個字,當時是樂壇異數,是什麼激發你們這樣做?
許願 : 因為做完《都巿觸覺》三部曲,然後有一張探索內心的《夢了瘋了倦了》,我們想挑戰自己,很想在一位好歌手身上,做一些可以流傳後世的東西。那張唱片亦是我們建立Stardust (星工廠) label的第一張碟,希望那張碟有代表性,既然Sandy有那麼多想法要表達,就用心一點去構思一個概念,將這些題材結合成一朵野花,不要浪費這個機會,不要因為是新label第一張碟,就為商業而商業。現在回看,我覺得沒有做錯,始終這是一張受到時間考驗的大碟。
問 : 《野花》得到了很高的藝術評價,曾被選為20世紀20張最佳中文唱片之一,但一般聽眾接受能力不及樂評人和DJ,銷量是否差了?
許願 : Over the years,《野花》是一張長賣的唱片,但《野花》比《夢了瘋了倦了》相差一倍以上。
問 : 對你們as a team打擊大不大?
許願 : 大呀,所以下一張《回來愛的身邊》,我們想加入多一點商業元素。《夢了瘋了倦了》和《Faces & Places》一樣,近三白金 (十五萬),《野花》則一半,我覺得唱片做得很好,大家都覺得很好,但當你收入少了那麼多,加上這是Stardust的創業作,所以幾大打擊。
問 : 《野花》交給華納做發行,而《回來愛的身邊》則轉了給華星,有沒有因為銷量下跌,華納不想再合作?
許願 : 某程度可能有,可能大家再不是很夾。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