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開倉] 露雲娜與「老公」婚事告吹

未有露雲娜 (part 2) 前,先來點花邊舊聞。


(鳴謝Phyllis提供文字及圖片)

轉載《明報周刊》
撰文 : 黃麗玲

我是看著露雲娜長大的。看,是在電視裡。六八年,五歲的她獲得天才歌唱比賽的冠軍,此後便偶爾在電視裡見到她,她最常唱的歌是Stupid-Cupid。可愛的小人兒,漸漸長大,掉了乳齒,我爸從此喚她作「崩牙齒」。我想,較多觀眾留意到她,該是七五年無線舉辦的「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露雲娜演繹姊夫Andy Bautista的作品,年僅十二歲的她,敗在陳秋霞和聶安達手上,獲得季軍,正式踏足娛圈。(Chi補充 : 露雲娜3次參加《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第一次74年,得第五;第二次75年,第三,陳秋霞得第一;第三次76年,終於得冠軍。而聶安達Anders Nelson在81-82年做了露雲娜的經理人。)


八一年十月 (Chi按 : 即《荳芽夢》播出後),第一次約露雲娜做訪問,她遲到了一個多鐘頭,印象分大減。但傾談下,我又很喜歡她,因為她坦率,言無不盡。

十八歲,大個女,露雲娜訂婚了。她揚起雙手,右手戴著兩枚戒指,一枚是她買的,一枚是未婚夫黃祖輝(Joe)送的訂情信物;左手是光身的金指環,是訂婚戒指,「我和老公是九月一日訂婚的。」這親暱的稱謂,已有三個月了,他有時候喚她作老婆,大多叫她baby。

心有蝴蝶上下飛舞

「我很愛我老公,我開心得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只要別人提到他的名字,我心裡就像有蝴蝶上下飛舞一般,感覺很特別。」

她拿起胸前那塊由啡色、淺綠和深綠組成的玉,迎著燈光說:「漂亮嗎?很通透的。我一向不喜歡玉,但一見它就喜歡,或許因為是他送的吧!」

阿Joe廿五歲,在太子道一家錄音室工作。他們初次見面,是兩年多以前的事,「當時我常去的錄音室有幾家,但無論去到哪家都見到他,看來不像巧合,我想他是故意去看我,但他從沒跟我交談。」(Chi補充 : 黃祖輝在寶麗金早期做錄音室engineer,後來做到監製,produce過達明一派《石頭記》、《我等著你回來》、譚詠麟、李克勤、草蜢的唱片,他主要負責技術多過創作方面工作。李克勤在03年訪問說,黃祖輝在娛樂圈消失後,聽講返大陸教英文,還結o左婚生埋仔。)

「去年我到他的錄音室錄音,認識了他,他常打電話給我,約會我,但我每次都拒絕了,直至第七次,我才答應赴約。我還記得我們去南灣,在那裡坐了兩個鐘頭,我說了很多話,告訴他我前男友的事(她與那個人已分手三個多月),說到後來我就哭了。他坐在我旁邊,靜靜地聽我說話,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對他說這麼多心事。」

「我並不是一下子就愛上我老公,而是漸漸愛上他。他很直,脾氣不太好,容易說錯話開罪人。每當他發脾氣,我就不作聲,待他氣下了,便會哄回我。」


在的士上訂婚

儘管八十年代己不「流行」訂婚,但他們的訂婚過程是甜蜜而浪漫的,「也許很多人覺得訂婚很老套,我卻認為很sweet。那天,錄音間只有我跟他,他在控制室,我在錄音房裡唱歌,忽然,他把所有音響關掉了,隔著玻璃,他透過咪高峰說愛我,要立刻跟我訂婚,我們就這樣交談了一分鐘,他便走過來拉著我的手往外衝。」

「我們跳上的士,到旺角逛金舖,終於選到了這隻戒指,請店員在指環內分別刻上了Rowena和Joe的字樣。一出來,他已很心急催我戴上,那時候我們剛經過街市,我說:『你想在街市訂婚嗎?』於是上了的士,在車上,他學人說一些像結婚誓言那樣的話,我就說I do。雖然只是訂婚,但戴戒指時,我們都是手顫顫的。」

為什麼不乾脆結婚?「他是很希望結婚,五個月前已求婚了,但我年紀還小嘛。他知道我不願意,便說三年後吧!你說我三年後會不會嫁他?」在那刻,看見她興奮得泛起紅霞的臉孔,我覺得不出三年會聽到她的喜訊。

星洲大牌檔求婚

果然,八三年十月,便聽到她打算在翌年結婚了,雖然婚期未定,伴郎和伴娘已決定是好友劉少君和周秀蘭。

「他是在新加坡的大牌檔求婚的,當時我們正在吃晚飯,他要我嫁給他。」翌年一月才滿廿一歲,但她說:「我覺得我已經很定性,有信心做個好太太。」

那次是他們這一次結伴出門,她母親擔心不已,「媽咪說:『千萬不要兩個人睡一個房間呀!』我們是天主教徒,不可以那樣的。」她媽咪是菲律賓人,爸爸是西班牙人,她說她的家庭很保守。

可是,八四年、八五年都過去了,露雲娜並沒有披上婚紗,更傳出他們分手,「我男友(她對他的稱呼改變了)很大男人,我又口硬,常為些芝麻綠豆的事鬧個天翻地覆。有時候他甚至近乎無理取鬧,我忍得一次忍不得這麼多次,終於爆發開來,吵嘴,跟著冷戰。」那次,他們「分手」十天。

問題日積月累,八六年十月底,他們平心靜氣地坐下來討論,決定分手,「分手初期,我每天都哭幾趟,晚上哭得倦死了,才能入睡。我的心就像被人一下一下的敲擊,痛得要命。」

一夜,在無人的錄音室,他緊緊擁抱著她,「他抱得很緊,我怕忍不住哭出來,只好推開他,走了。有一晚他打電話給我,未開腔,我已經哭了,他也在那邊哭,他說愛我……」

分手已三個月,提起他,露雲娜還是忍不住哭出來,「他好瘦……老實說,我依然喜歡他。」

再難過,還有沒有往回走。不久,她再墮愛河,與攝影師Sam Wong相戀,於八九年九月結婚,育有一子,但九五年離婚收場。 (Chi補充 : 介入露雲娜和Sam Wong黃永熹之間的是黎堅惠,她在自己的時裝書也有寫,她和Sam Wong在拍攝黃耀明《借借你的愛》封面照時認識 (1993年),他們在新界某處浸了半天水,當時黎堅惠任職音樂工廠A&R,兼任美指,在《每天你愛多一些》幫手唱埋和音,黎堅惠和Sam Wong育有一子,後來亦離婚。)


與賈思樂關係

露雲娜正式踏足歌壇後,瞬即竄紅,更被日本山葉唱片看中,半年間在彼邦推出三張唱片,但她並沒有長時間留在當地發展,她受到無線力捧,除了拍劇,還跟賈思樂被塑造為熒幕小情侶,合作主持綜合節目《樂在其中》。

外形上,她和賈思樂很合襯,有人說他們現實生活中也是一對,露雲娜聞言,說:「痴線!也許,我和他很相像,我們很夾,甚至有人說,我和他有夫妻相。」

她跟他的確很夾得來,彼此關心,但那是兄弟姊妹般的感情,「我跟以前的男朋友(富家子)分手後,還很傷心,賈思樂已為我著急,不斷給我介紹對象,看到好看點的男人便說:『這個好。』看到另一個又說:『這個也不錯。』他陪我說話,陪我去玩,希望我開心起來。直到我有了阿Joe,他才放下心。」

9 comments:

Agnes艾麗絲謝 said...

原來又是這個黃姓攝影師.

黎堅惠曾提到前夫的兒子不喜歡父親再婚, 於是婚後分屋住. 其實她在婚後曾經撰文指自己和丈夫"分居"的決定, 不知有幾perfect. 不過, 她離了婚後說的是另一個版本. (原因是受不了丈夫不在身邊, 等了四年, 決定不再等) 然後又撰文暗踩前夫和前夫新女友, 揶揄對方是A貨.

在youtube見到有露雲娜fans提到露雲娜的事. 說露雲娜生子後走了樣, 黃姓攝影師風流多外遇, 拋棄糟糠妻之說不脛而走.

i-Joel said...

Chi 你好!
因照片上有與陳秋霞(獲得冠軍)的合照,可以肯定是1975年。
如果有機會,可否也寫寫這位音樂才女?

chi said...

我查過資料了,露雲娜3次參加《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第一次74年,得第五;第二次75年,第三,陳秋霞得第一;第三次76年,終於得冠軍。

chi said...

i~Joel,

要寫陳秋霞,要花更多工夫做資料搜集,我對佢仲唔熟。

i-Joel said...

Chi 你好!
我也明白,純粹提議。陳秋霞資料難尋皆因她曾消失甚長時間,直至近十年前,台灣歌手黃韻玲(創作歌手,直認陳秋霞為其啟蒙人)在某節目之尋人環節提出尋找陳秋霞,陳秋霞又真正回台遂其心願,她才再次引起台灣注目。後來兩人真的在音樂上合作過。

在此再次感謝Chi君為露雲娜作紀錄。無獨有偶,香港音樂研究者黃志華先生也有篇關於露雲娜的歌評:
http://blog.chinaunix.net/u/14418/showart_1898886.html

內文有一句說話可圈可點:"說起露雲娜,就想到七十年代粵語流行曲振興之後,僑港的外籍族裔歌手,通常都不會在香港紅得起來,這不知是香港樂迷「愛國愛港」還是「種族歧視」?"

去年我曾介紹貴Blog給黃志華先生,亦已得黃先生連結。

chi said...

多謝你介紹,露雲娜這首《大個女》我未聽過。

林振強寫「若是弄濕身不用奇怪,我愛雨點輕輕把我打。」「濕身」唔知係咪玩「失身」的諧音,你知佢幾鬼馬架啦。

i-Joel said...

所以林振強去得如此早,大家都覺得可惜。

題外話:林燕妮的弟妹們如此早逝,未知是否與他們汽水廠的童年有關?汽水事業其實是化學工業的一種,小時候在汽水廠內能尋到好吃的大多都有化學成分。那時的化學分析又未有今日先進...

Agnes艾麗絲謝 said...

ot: 我就唔係幾同意汽水患癌既講法. 林燕妮仲係度, 唔通傳染左俾黃老霑? 唔可以咁講.

有傳聞話羅文因為食左一碟乾炒牛河而病發, 各位認為可信性高唔高?

i-Joel said...

To Agnes,
妳好!
林燕妮無錯仲係度,只係佢既健康亦出左問題。黃霑就係人都知煙鏟一名,去既原因係肺癌。至於羅文嘛... 據說過世前五六年,做既表演,例如卡門之類,每次上台口雪茄,每口煙吸到入心入肺,一路唱一路噴煙。舞台效果的確一流,亦牽引出意想不道既情況囉!